杜風彥辭去了一份穩定的工作,騎上自行車橫穿非洲和亞洲的部分地區。他告訴記者,過去兩年,他收穫了精神財富。
  在這個時代,世界上許多城市居民選擇騎自行車來增強環境意識和保持身體健康,而杜風彥已經讓騎行成為了他的生活方式。
  他騎行穿越非洲大部和亞洲部分地區,一共22個國家,歷時近兩年。這次騎行的經歷令他終生難忘。
  當他在埃塞俄比亞的鄉間小路上騎行時,他受到了當地人民的熱烈歡迎。當地人稱他為李小龍、成龍或是李連傑,他們是在偏遠的非洲鄉下最受歡迎、辨識度最高的三位中國武術大師。
  27歲的杜風彥笑著說:“他們問我李小龍是不是還活著,因為他們前天還在電視上看到他,大都是如此這般的問題。”他的皮膚因在露天數百天騎行而閃耀著健康的小麥色。
  這樣的遭遇很普遍,不久杜風彥就習慣了。有時他甚至給當地人做武術表演。
  杜風彥大概是騎行跨越兩大洲的人當中唯一瞭解功夫的人。
  2011年8月他踏上非洲之旅三年之前,這位年輕的騎行者學習了武當派三大中國武術之一--八卦掌。此外,他還習得了少林功夫。
  埃塞俄比亞的一些人想要挑戰杜風彥的武術,但是杜風彥剛一開始擺開陣勢,他們就改了主意。他們只是挨近他,觸碰一下他的胳膊,然後就逃跑了。
  杜風彥經常以這種方式贏得“戰鬥”勝利。他說,當他在馬路上,而有人想要偷他的東西的時候,情況也一樣。
  “我只需要擺好架勢,直盯他們的眼睛,然後他們就害怕了,逃跑了。不論他們只是開玩笑還是真的小偷,結果都一樣。”
  杜風彥於2011年從廣西壯族自治區的首府南寧啟程。他從泰國騎到印度,再到中東。去年9月,他穿過埃及,進入非洲。根據他的跑表,他騎行了大約3500公里。
  非洲留給杜風彥最深的印象就是,從道路建設到日常必需品,中國無處不在。他說,大多數非洲人比其他國家的人對中國瞭解的更多,他們總是熱情地歡迎他。
  他說道:“我被作為貴客邀請到他們家裡,有時是去參加婚禮或是節日派對。”
  在蘇丹和埃塞俄比亞,人們稱他為“中國”。令他吃驚的是,他們稱所有的外國人“中國”,因為中國工人幫助他們修建道路和基礎設施,中國人是他們見到的唯一的外國人。
  杜風彥在埃塞俄比亞獃的兩個月是他旅途中最長的一部分。他說,在埃塞俄比亞,不論他去哪,那裡都有平整的公路。
  他甚至學了點當地的語言--阿姆哈拉語。人們告訴他,中國在修建基礎設施方面為他們提供了很多援助。而有些國家只是想要埃塞俄比亞的資源。
  如果杜風彥碰上麻煩,或是需要在非洲的一個城市睡覺,他很容易就能向在那工作的中國人尋求幫助。他說:“我很喜歡遇到不同的人,觀察他們多樣的生活方式。我喜歡看美麗的風景,而這可能是很多人都沒有機會看到的。”
  有一次他曾在野外露營,一天早晨他醒來,發現帳篷外有許多深深的腳印和大象糞便。還有一次,他在床上,發現有兩條狼狗盯著他看。
  他甚至騎行穿越納米比亞的一個野生國家公園。本地人是不敢靠近這個公園的,因為那兒有很多食肉猛獸。他說:“當我回想起這些經歷的時候,我很害怕。但是我當時一點都不恐懼。”
  他在路上唯一的樂趣就是在筆記本電腦上看電影、從他游覽的地方收集音樂以及在網上發照片。
  兩年的旅程花費了杜風彥40000元。這些花銷包括乘四次飛機和買一臺照相機。大約有10000元的捐款是來自他在旅途中遇到的人們。
  他在吉布提遇到的一個人給了他400美元,請他吃了幾頓飯。這個人說,他這麼做是因為當他騎行穿越歐洲的時候,有人為他做了同樣的事。
  杜風彥生在山東菏澤的一個農民家庭。他在他家的五個孩子中排行老二。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強烈反對他辭退在一家總部在北京的公司做信息技術工程師的工作。
  杜風彥說:“我只是想趁年輕實現我兒時的夢想。我對其他事情不多做考慮。”
  他選擇在非洲騎行很長時間,原因很簡單,到非洲大部分國家的簽證都很便宜而且很容易獲得。
  當他從非洲的最後一站開普敦回到中國的時候,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情恍然如夢。他知道,他在非洲收穫了精神財富。他說:“不管我以後會有多絕望,只要我想起在所有那些路上騎行的快樂,我就又充滿了力量。”
  (中國日報記者鄧章瑜報道 翻譯:王怡婷 編輯:王思寧)   (原標題:功夫高手說走就走 海外騎行兩年僅花四萬元 - 中文國際)
創作者介紹

ii33iitga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